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被轮姦的小盈

被轮姦的小盈

这是一个奇怪的小团体 , 一共有六个人 , 五男一女 , 但是这之中唯一的女性 - - 小盈 , 却完全不被其他的五个人当成女性看待。

这是为什幺呢 ? ! 因为她的动作很粗鲁、说话很海派吗 ? ? 不 ! ! 因为她自己也不当自己是女生。身为家中的独生女 , 为了满足

极度想要儿子却不能再生的父母 , 她学习男生的说话方式与态度 , 甚至在高中的三年中剪了个超短的男生头 , 只要被误认为男生她

都会很高兴。

可是这种日子在大学有所改变,女生们把不好打扮又爱跟男生厮混的她归为异类,排挤她。大一时总是在校园中看见她孤独的身影,于是她

做了唯一的妥协,开始留长头髮;小盈的五官算是清秀,有长髮陪衬后,虽然是有了女人味,但还是不够,没有女人的娇媚也不会故作可怜地撒

娇耍赖,总是跟那些学长与学长的朋友打来闹去的,一点也没有女性的自觉。

跟她特别熟稔的有五个人:有像大哥哥一样的阿光,心机很重的阿助,鲁莽冲动的阿元,温柔斯文的阿里还有老是猜不透在想什幺的阿格。

阿光的家境富裕,在山上有隐密的别墅,六人总是在夏日到山上避暑。

这个夏天虽然是热了点,但也是小盈转变为女人的夏天。

「阿光,很晚了耶,你们不去睡觉吗??」

小盈看着那五个仍在兴奋地讨论着要看哪支A片的大男生,一点也不顾虑旁边有她在。夜色已晚,她也睏了,陪着这五人看了两支难看得要死

的电影后,她就睏得想睡个三天三夜,更别提接下来他们居然想看更消耗体力的A片,跟一群她没性趣也对她没性趣的人一起看,一想就觉得无

趣,所以小盈草草收尾,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对那五人说:

「那我要去睡啰!」

五人不理会她。因为他们知道小盈是个贪睡的家伙,只要每次让她开始等候,她都会把握时间睡觉,管她是不是在他们的宿舍里或是公寓中(阿

格与阿元在外头租房子住),一样睡得纹风不动。

五人看A片看得血脉喷张,都想找个女的来好好发洩一下压抑的性慾,但是除了阿助,没有人的脑筋动到睡在隔壁房间的小盈身上。

「小盈??阿助,你脑筋有毛病啊?!那种没有半点女人味的家伙你也想上??真是没品味...你同性恋啊?!」

阿元的直接反应让他说话完全不经修饰。一想到要跟平时一起打球、聊起车子比自己还更带劲的小盈上床,他就觉得他在上的是个男人,可是

阿助却惊讶地看着阿元:

「难道你没想过要上她吗??再怎样她也是个女的啊!躺在床上一样可以插、可以上啊!更何况现在这种情况你还挑什幺啊,有得吃就不错了。」

「说出来就要做到啊,阿助...」

阿格脸色阴沉地收起看完的A片,似乎也想实行阿助所说的一切~~~强姦小盈!!

事实上,他们刚刚看的片子就是在说一个女孩被五六个男生轮姦的剧情。女主角长得不怎样,叫床声也不够嗲,但是当他们看到女主角的嘴巴

肛门与阴道中全都插满阴茎,沾满精液时,他们的裤档全都撑了起来。

「我不作!小盈就像我们的妹妹一样啊!!」

「我看比较像弟弟吧...」

「像什幺都好,我觉得至少要先问过她,看她愿不愿意...」

「你傻的啊?!问小盈愿不愿意跟你做爱??她会先把你给剁了!!总之我不管,今天我要没干上她我就不叫阿助。」

「你们不做就在旁边看吧!我跟阿助免费演春宫秀给你们看。」

说罢阿助跟阿格便开始将沙发与圆桌移开,在电视机前腾出一片空间準备待会要在这里夺走小盈的贞操。

其他三人愣着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其实他们也挺想看看一向豪迈的小盈叫起床来会是怎样,因为他们无法想像那是怎样的光景。

「小盈...」

「干什幺?!我睏啊!别吵我!!」

「来嘛,出来聊聊,阿助有事问妳。」

「唔嗯~~~~」

过了不久套着一件薄外套的小盈拉平稍微捲起的热裤,睡眼惺忪地揉着眼睛从房中走出来:

「问什幺?不能明天再问吗??」

一走到客厅中小盈立刻倒在沙发上,一双姣好的玉腿随意地横亘在沙发上,她枕着扶手,半睡半清醒地问道:

「有话快问,有屁快放,我睏!」

「小盈,明天我们要去游泳,你能去吗??我是说你方便吗?好朋友没来找你吧?!」

「咦??喔!你说那个啊!!我好朋友刚走,可以啊!就这样吗?!」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幺,小盈完全抵抗不了睡魔的催眠,连自己已经被阿助给拉下沙发都没注意到,只觉得身子一暖,好像跌进了温水

中,一点也没注意到自己被阿助给抱在怀中,被一件件地给扒光。

首先是薄外套接着是热裤当,无肩的背心从小盈身上被脱下时,众人倒抽了一口气:

小盈这家伙,平时看不出来原来还挺有料的嘛。

那一对暴露在众人眼光下的胸部至少也有C,更在接触到冷空气后乳头坚挺地站了起来,用它粉红的色泽引诱着在场的五个人。

接下来是内裤了......

「喂阿助,最后一件让我来脱,你先去把你的衣服也脱光吧!」

本来在场的五个大男生因为要看A片所以都打赤膊,脱得只剩下一条四角裤,但阿格却把那最后一件内裤也给脱了,露出他粗黑的肉棒,看着

倒在阿助怀中作着美梦的小盈,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

被转换到阿格的怀中,小盈发出一声小猫似的呻吟。

从后方抱着小盈,将肉棒抵在小盈的股沟,阿格肆无忌惮地扯下小盈那一件棉质的白色内裤,并且开始用手抚摸那乾乾的阴唇。

「呜嗯~~~~~」

也脱下内裤的阿助低下身来开始吸啜小盈雪白的奶子:

「啊......」

被两人前后夹着的小盈发出一声甜美的呻吟,娇弱的声音是他们前所未闻的。

「她湿了。」

举起被爱液沾湿的手指,阿格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放心吧小盈,我会好好地疼爱妳的......」

阿格在小盈耳边呢喃着。

无视于在旁边观看的三人呼吸逐渐急促,阿助开始舔着小盈的乳头,舔得乳头坚挺而且胸部开始发涨,他另一只手抓着小盈丰满的胸部开始

轻轻地搓揉,还不忘放话道:

「哇塞!真他妈的够软!皮肤又滑又细跟小婴儿一样,超舒服的!!」

而阿格也没闲着,开始从后方细细地吻着小盈的脖子,手不规矩地在小盈最私密的阴部滑动,以製造更多的淫水好让他待会能够将手指插入

小盈未开发的阴道,好好地蹂躏那一处未经人事的桃花源。

「嗯啊啊~~~~~」

被两人夹攻的小盈只当是春梦,并没有特别在意;也许她对自己无法引起他们五人兴趣的这件事抱有绝对的自信吧!她开始享受这从未受过

的待遇,并且开始发出温柔的喘息:

「嗯~~嗯~~~不~~~不要了~~~~~」

「嗯~~~啊!轻一点啊!!」

「别~~那里~~~别啊~啊~~~~」

小盈的声音本来就不粗,只是平时说话大声了点,听起来很亮;但是在这时她的声音却是慵懒无力,令男人浑身苏麻,微微泛红的双颊跟微启的

双唇吐出淫靡的喘息声,令这三人再也无法忍耐。

「阿助,分一边给我好不好?!」

「怎幺?不唱高调了??」

「别糗我了!」

「先把她搞上了再说吧!」

阿助离开小盈的身体,让那三人迫不及待地去吸吮那一具美丽的女体,而他正打算着要如何料理已经开始有生理反映的小盈。如果不好好弄

,到时可能就再也见不到小盈了,更别提要把小盈训练成像网路上所写的那样一个淫蕩的性奴隶,可以恣意玩弄。

「好了,你们先抓住她的手脚,别让她乱动。

「你要做什幺?」

看着阿助扶着勃起的肉棒似乎打算直接上的模样,四人有些不平,可是阿助用一个非常漂亮的理由说服其他四人让开,并且乖乖地为他拉开

小盈的双腿,让小穴暴露在他眼前好让他长驱直入。

「以你们对小盈的了解程度应该知道,第一个干她的人会被她恨一辈子,你们想被她恨一辈子吗?我可是不怕!!更何况开了头后你们爱怎幺

玩都没有问题了。」

于是四人按住了小盈的手脚,特别是阿元跟阿光将小盈的左右脚拉得很开很开,阴户在灯光下闪着水光更显淫媚,阿助将龟头对準那一处小

洞,先是摩擦阴唇上的淫水让整跟阴茎也闪着水光,好让待会的进入不会受阻,但是当他将龟头挤进小盈的穴中后才发现不是那幺回事。

「妈的!超紧!!我塞不进去!」

「啊!好痛!!」

痛得张开眼睛的小盈发觉这梦做得太过,而自己在张眼后赫然发现自己竟被五个光溜溜的男生包围,而其中一个正尝试将一根铁棒塞入自己

从未爱抚自慰过的下体。她紧张的反应使得阴道的收缩更加剧烈,而阿助也更难进入她的身体。

「放开我!!」

又羞又窘的小盈在感到阿助的肉棒正一点点地挤入自己的身体,而旁边的四个人居然帮忙阿助侵犯自己时,体内一阵火辣直烧,但还不及阿

助那一根巨棒的炽热直烫她的阴道。

「不要,阿助,住手好吗,你现在收手我还能原谅你~~啊~~~~~」

完全不理会小盈的请求,在发现小盈醒后的阿助动作反而更加粗暴,用尽力气也要将自己的阴茎全部塞到小盈的阴道中,让自己的阴囊去撞击

小盈的阴唇,让小盈在自己的跨下淫声浪叫:

「小淫娃,让我带你去天堂吧!」

奋力一顶刺穿那一道处女膜,让阴茎去感受小盈柔软的阴道包覆着的温暖,阿助示意其他人走开,接着他扶起小盈的腰,不理会小盈的粉拳不

停挥打,他抓着小盈的腰让自己跟小盈结合得更加紧密,接着开始抽动,开使用他的阴茎一下一下地撞击着小盈初经人事的阴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

「干、干、干、干、我在干你呢、小淫娃!」

「你啊啊~~~~~啊啊停~~~~~停下啊~~~~~啊~~~~~」

「淫娃快叫啊!说你被我干得很爽啊!!」

「啊~~~~~不不~~~~~别啊~~~~~啊啊~~~~~呀~~~~~啊啊你~~~~~啊啊~~~~~」

「怎幺爽到不会说话了吗?!」

「救我~~~~~」

泛着泪光向其他四人求救,小盈完全不知道自己娇弱的声音跟淫媚的表情只会让其他四人也想干她而不是救她,她只能忍受着一波波的高潮

慢慢积蓄,慢慢将她击垮。阿助丝毫没有减轻力道,一下比一下更加用力的要插爆她的小穴,她奋力想用双脚夹紧不让阿助在继续抽动,殊不

知这是在刺激阿助更加高涨的慾望:

「妈的!穴就已经够紧了,你就别再夹了。」

一把拉开勾着他腰的玉腿,阿助红了双眼的将小盈的腿架到他的肩上,将阴茎插得更深入更刺激,说的话也更加淫秽不堪:

「这幺淫蕩别叫小盈了!叫小淫娃、小母狗,每天都勾着男人的腰、给男人上。」

「啊~~~~~啊啊~~~~~我~~~~~我不~~~~~没~~~~~」

「淫娃,你爽不爽啊?我每天都来干你的穴、肏你的穴,你这幺蕩,一定看到男人就张开大腿叫人家干你吧!你这欠干的小淫娃!!」

「我不~~~~~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

阿助拉着小盈的双腿用力的将阴茎顶入小盈的身体,每一次每一下小盈都会发出哭喊的叫声,看着阿助如此姦淫着小盈而小盈的叫声是如

此淫浪,特别是那楚楚可怜的娇弱神情,丝毫没有以前强悍的影子,十足十是个可以任人凌虐的女孩,让人想用A片上的招式一一对待她,一

想到这,旁边四人的家伙就更加肿胀。

「喔、小淫娃,我要射精了!我要射在你的子宫里!!」

「不要!不要别射在里面~~~~~我求你~~~~~」

小盈快哭出来了。在阿助好不容易停下来的时候,她以为这是结束,却没料到这是恶梦的开端,听见这个恶耗后,她哭着求阿助千万别那幺

作,但是她已经感到下腹有一股温热的液体正在喷洒,而阿助满足地俯下身囓咬她雪白的肌肤,用手搓揉她发涨的奶子。

「呜~~~~~求求你不要射~~~~~不要~~~~~」

「好了,阿助她都求你了,该停了吧!」

阿格别有用心地走了过来,坚挺的肉棒张牙舞爪,而阿助笑了笑,拔出还在射精的阴茎,将未射完的精液全射在小盈的阴道口,阿格也笑了,扶

起躺在地上的小盈,小盈双腿发软地倒在阿格的怀中哭得梨花带泪:

「呜~~~~~阿格他~~~~~他~~~~~呜~~~~~你为什幺不救我~~~~~」

「我知道,抱歉啦!」

阿格的手又滑到小盈的下腹,抠弄着那未流出的精液;乳白色的液体在小盈的大腿根上溅得一片白糊,而阿格颳下了这些黏稠的液体将之抹

在自己已经涨得不能再涨的阴茎上,接着将小盈给推倒,提着小盈的腰,将小盈雪白的屁股提高,对準更加纤细的菊花穴奋力一插:

「啊~~~~~啊啊~~~~~」

「抱歉啦,我也是很想干你的,小淫娃!!」

因为忍了很久,阿格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地狠插小盈一番,小盈哪禁得起这种玩法,眼泪飙出来不说,泛红的脸颊跟不受控製的呼吸使她

张着嘴巴,好像想要有人把阴茎插入的模样,此时冲动的阿元哪受得了这般诱惑,抓着小盈的头髮,拉起小盈的头,将早就涨得难受的阳

具塞入小盈的嘴巴,一前一后的套弄;阿光也忍受不了小盈这一前一后被人姦淫的模样,想起身为女人最重要的一个洞没有阴茎好像不太

对,方才的A片中有一幕好像是可以三个人一起干一个女的,那姿势应该可以做吧。

「阿格,你把小盈抱起来吧!阿元你站到这边来啦!」

「阿光这里哪有小盈??这里只有我们的小淫娃啊!」

「喂、小淫娃用你的浪舌好好伺候我啊!快舔、快吸啊!!」

「是是是,阿格大爷,麻烦你把那只小母狗的浪穴对準我好吗!!」

「唔嗯~~~~~滋呣呣啾啾~~~~~」

被阴茎塞满嘴巴的小盈根本没有办法辩驳,也没有办法从淫慾里抽身思考,就任凭他们三人对她身上的三个洞边玩弄边品评:

「喔!超棒的!真的好软,这奶子根本就是长来给人捏的嘛,还有这屁眼,我以前的三个马子根本没得比...」

「干!小穴超紧的,好像嘴巴一样会吸屌一样,早知道妳这幺浪我就早点姦了妳,让你做我马子,天天跟我在床上干。」

「妈的,妳简直是天生的骚货,没吹过喇叭还能让我爽成这样~~~~~对!就是这样吸!快!再快一点!!」

「别光只用嘴巴伺候阿元,妳的腰也要陪我们动啊,小蕩妇,快点~~~~~」

「哇她动得好利害哟!一定是跟我们看A片学的!腰力不错喔!小淫娃!!」

「干、干、干、干死妳这只淫蕩的母狗,骚货,待会老子的精液妳一滴都别给我吐出来。」

「真想让妳自己看看妳这付淫蕩样,憋很久了吧,小淫娃,放心以后妳都不用憋了,我们五个会好好满足妳的。」

「呜嗯嗯嗯嗯~~~~~~~~~~」

小盈好想哭啊!

但是她却无法挣扎也无法辩驳,她看见唯一没有参加姦淫她行列的阿里,表情痛苦地看着她被那三个人插着嘴巴、插着屁眼、插着小穴

,双手摸着鼓涨的阴茎,恨不得小盈身上能再多一个洞,让他也参上一脚,而第一个干小盈的阿助也没闲着,拿起拍立得相机,一张又一张地

拍着小盈被轮姦的模样、身上插着阴茎部位的特写。

「唔~~~~~咳、咳、噁~~~~~~~~~~」

一股腥臭温热的液体充塞她的口腔,而在阿元好不容易将阴茎抽离她的嘴巴时,阿里居然立刻补位,抓着她的头用力的抽弄着那一根寂寞

太久的阳具,接着背后的阿格也洩了,然后阿光也是,他们两人都射了一半精液在她身体里面,另一半全都射在外面的胸部与背部。

当阿里也将精液射在她脸上时,她的身体全是精液,她无力地倒在地上,任凭阿助不停替按下快门,将自己这淫秽的模样全都收到相片中,好作为下次轮姦的筹码。